• <li id="coucc"></li>
    <dl id="coucc"><menu id="coucc"></menu></dl>
    我們正處在“后開源”時代?
    發布時間:2015/04/09   已被1667人閱讀    分享到:
           越來越多的軟件不是用來出售的,而是用來增強互聯網上所提供的各種服務的功能。開源的實際好處已經超過了你所看到的一面,但是現在還是有人糾結是用什么樣的開源協議,只是不明白為什么還要和開源協議作斗爭呢?
           自由軟件和開源軟件支持者在經過多年的激烈斗爭之后,開源軟件最終獲勝。但這只是短暫的勝利,因為 Apache 服務器類許可證一直在虎視眈眈,GitHub 這一類支持者看樣子是在下決心將開源軟件歸納到自己的隊伍里:即使在根本沒有協議的情況下也可以發布大量的軟件代碼。
    難道真的是因為開發者對協議太無所謂了以至于不愿意去找麻煩,還是有什么更復雜的東西在阻擋著他們?
     
    對GPL說拜拜
           根據RedMonk的分析,GPL 協議家族的勢力有的時候正在不斷的減弱,2012年使用的所有的開源協議中GPL暴跌到50%,而現在一直徘徊在45%左右。
           事實上,這樣的趨勢變得越來越明顯,甚至有的開發者會套用這樣的邏輯來分析:如果不設限的許可證(permissive licensing)很好用的話,沒有許可證或許會更好。或者像自由軟件界杰出人物Glyn Moody 描述的趨勢那樣,行業更傾向于“不設限的”許可證的關鍵點是——一個許可證就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
           也許像高級職員顧問 Aaron Williamson 在2013 Linux Collaboration Summit 大會上說的那樣,他掃描過1,692,135個GitHub 代碼存儲庫,只有219,326個是具有任何可以被識別的許可證,占總數的14.9%。而這其中Apache許可證壓倒性的占據這些項目的大部分范圍。但更讓人覺得驚訝的是盡然有那么多的代碼沒有任何明確的許可證。
    GitHub 也幫了開源的忙
          就上述所提到的對許可證的批評,GitHub 已經竭盡全力為開源許可證鋪平了道路,就像 Simon Phipps呼吁的那樣,公司已經推出 choosealicense.com 來幫助開發者決定使用什么樣的許可證在自己的項目里。同時他們還組成了一個很有用處的 FAQ 以分析開源許可證之間的細微差距,并詳細解釋不使用許可證的弊端:
          一般來說,沒有許可證意味著在某種程度上是贊成默認的版權法的。這也意味著你有保留所有源代碼的權利,別人不能復制、分發或創建派生作品。這可能不是你想要看到的現象吧。
          所有的這些言論和行為都會對開源許可證的推廣有幫助,但這并不重要!
          只要我們需要,不管什么時候都要得到
          有些人說開源不重要,支持開源的言論也不重要,但是這些都無所謂,即使這些人對企業開源冷眼旁觀也無所謂,反對大勢所趨事情的人就是時代的落伍者。畢竟現在的開源能夠給一些重要的軟件更大的話語權,就像一些重要的大趨勢那樣:云計算、大數據、移動,這些領域里不乏開源的身影。開源不再是挑戰者,也不是一個失敗者。
         開源的道路已經走了很長的路了,今天我們要做的就是如何寫好代碼這件事。
         不行,現在的開源還沒到遍地開花的境地,仍然有很多大型軟件公司在放棄之前的許可證模式的基礎上損失了很多盈利。但是對于正在增長的 GitHub 一代來說,代碼已經不再是你銷售的主要部分,而是能夠確保你的服務業務能夠銷售出去的主要動力。Redmonk的 Stephen O'Grady 就指出:
         組織已經意識到,即使是非常少的代碼在實踐中也是很有競爭差異的。這使得開源行動都是一個符合邏輯的行為,因為提供的源代碼的潛在好處本質上可能會大大超過成本投入。就許可證而言,如果代碼不具備競爭優勢的話,很可能不值得保護。對于那些認為他們生產的代碼是可替代的資產的人來說,所提供的互惠許可證恐怕不是非必要的,只是他們不想要而已。在這種情形下,寬容協議(permissive licenses)可能就是一個完美的選擇。
          這就是我們今天所看到的,在后開源改革時代,軟件在改革過程中所占據的重要指出要遠高于以往任何時候,而許可證的地位要低的多。
    本文由武漢網站建設公司南河網絡編輯,轉發請注明來源及版權歸屬。
    上一篇: 科技是如何讓人的頭腦變得一團糟 【關閉】
    下一篇: 互聯網時代傳播,不僅僅是APP和微信微博
    ?
    • 掃一掃,訪問懶人之家
    情侣激情自拍性欧美xxx